中国留学生谈海外生活:那是一段坚强的成长

发布时间:2018-06-14 17:44:34

中国留学生谈海外生活:那是一段坚强的成长

  “我来了以后才发现,不比国内轻松多少,”小可说,“你不努力学习,根本毕不了业。”

  “我有一节必修课是历史,上课跟听天书一样,啥都听不懂,有一次老师在课堂上讲了一个笑话,大家都笑了,我虽然没听懂,但是我也跟着笑了……”

  确认过眼神,小可觉得老师看穿了自己“不懂装懂”。后来的历史考试,小可成绩不理想,被几个老师集体叫到一间屋子,教务处老师和导师都劝她放弃历史课,否则期末有留级的可能。

  “因为这句话我保住了历史课,同时也让我意识到我必须要努力,我不要再坐在那间教室讨论要不要放弃课程。”小可说。

  为了提高英语,她看美剧,看电影,把每句话都听写下来;她强迫自己跟美国人聊天,实在聊不明白就比划……

  “我就是要听懂老师课上讲的一切,包括他说的笑话;我就是要让我的发音听起来跟外国人一样。”

  想着十年前拼命的自己,今年研究生毕业、进了一家会计师事务所的小可总结了一句话:“因为我相信,无论之前过得多开心,到后面都得补回来。”

  “为了找工作,见人就塞简历,就算他们说我条件不符合,我也坚持把简历塞给他们,当然收到都是拒绝。”Hao说,直到自己收到一家公司的录用通知,当时“我还在去下一家公司的路上呢”。

  他后来才知道,自己一年前交给教授的一份商业报告,被教授的朋友、一名当地商人看上,继而邀请他入职——幸运,离不开曾经的努力。

  “但我有时会想,如果我选择回国,会不会很多事情就不会发生,能让遗憾少一点。”Hao停顿了片刻,又开口说。

  “小时候每次去(爷爷家)的时候,除了带我吃各种各样广州的蛋挞、白斩鸡、清蒸鱼、沙姜鸡、叉烧酥、榴莲酥,最喜欢干的事就是给我塞压岁钱了。”采访勾起Hao的回忆。

  他出国前,爷爷做了次手术。等他再去广州,觉得爷爷萎靡了许多。“只有在给我塞钱和买单的时候,还能显现出一些精气神。”

  “虽然意识不是很清醒,但是依然执着于塞钱和买单,”Hao说,“每次吃饭都要不断地叫服务员给我买单,买了就忘,吃一次饭能买七八次。”

  Hao最后一次见爷爷,老人的意识变得更不清醒。“每过十几分钟就会问奶奶我是谁,”Hao说,“当然,塞钱和买单是少不了的。”

  “后来就很少听我妈谈起爷爷了,去年我回北京,我妈才告诉我,爷爷走了,我爸没敢告诉我。”

  当时,美国学校已经开学。Cary趁着没课的间隙,在学校餐厅用手机看春晚直播。

  “刚开始相声小品啥的看得都挺开心,也接到了爸妈的电话,让我今天吃点好的,”Cary说。

  “然后,到了王铮亮唱《时间都去哪了》,我至今都记得,他穿着一身白西装,坐在舞台左侧,边弹琴边唱,身后的屏幕上放着一个网友收集的、她和她父亲从小到大的合照。”

  照片,从黑白到彩色,从黑发到白发,伴随着旋律:“时间都去哪了,还没好好看看你眼睛就花了……”

  “哭着哭着,手机上提醒我上课的闹铃响了,擦了擦眼泪抱着电脑就去上课了。”Cary说,只是这件事,爸妈至今不知道。